“有古怪!”高岳暗自嘀咕一声,他观察过这片区域,即便是道境九重的强者陷入其中,想要脱困也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,而高岳即便有饿念感应,等于是有了明确的方向,不过按理说应该依然不会如此容易才对。
 
    接近这里,他的饿念感应越发浓烈,而且这里的星光极为浓郁,高岳一路摸索过来,不想再次暴露行踪,同时,他看到了什么?
 
    只见原本的那个出口,此刻已经成为一片战场。
 
    不错,就是战场,战场的主角不是那三名道境九重的强者,因为他们仨人距离战场还有很远的地方!战场并没有脱离大阵的范畴,两头巨兽正在那里搏斗。这两头巨兽,和三绝兄弟的三十三丈高的法天象地差不多高大,不过实力更强!高岳一阵观摩之后,便是发现,这两头巨兽,原来并不是修士的法天象地,而是两团巨大的能量幻化出来的形状。
 
    “嘶——”随即高岳倒吸一口凉气,这两头巨兽居然并不是战场的唯一。
 
    “居然有十八头巨兽!”高岳能看到比较近的区域发生的大战,更远的地方,就要从能量对撞的波动来推断了,他能感受到的一共有九个地方,彻底被打爆,奇怪的是,打爆的地方并没有肆掠开去,能量被控制在大阵的范围之内!
 
    高岳猜测,这座大阵发生了大变故,有可能不止九个战场!
 
    “怎么回事?”如此机会,高岳本来绝对不容错过,正是他趁机偷摸进入紫宵剑宗的最佳时机。但也就在这时,他居然被定住了!
 
 第一二一章 非凡定身术
 
    糟糕!高岳如果有肉身的话,此刻他的脸色绝对不好看!
 
    寻常的定身术,在人们看来,是将肉身定住了,被暂停了肢体活动,动不了。实际上这样的定身术,只不过是小术中的小术,属于末流,当然,对于凡夫俗子来说已经了不得。定住肉身的那种定身术,不过是以法术借力隔空击打,封住人的几处穴窍,如果被施法者身体素质高强,很可能效果可以忽略不计,所以称之为小术。
 
    别说是以法术隔空击打了,就算是一位化境高手近身打穴,遇见肉身强大的外家高手,也不见得能一击就将对方打倒,哪怕打中了穴道,也是同理。
 
    真正的定身术,连人的思维都能定死,不能想事情,其实就是封住了人的灵魂意识,将之暂时与肉身断了关联,被施法者自然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,因为一丁点儿知觉都没有。这不是说定身术就是无敌的货色,毕竟是术,一旦遇到高手,就小儿科了,难登大雅之堂!定身术分很多种,真正能将人的灵魂意识封住的,估计也就是仙术之流了。一般的定身术,也就是对灵魂意识和肉身研究得比较透彻,玩的是截流之道,如同尖针穿孔,一张灵符下去,往往需要点中眉心或者头顶部位,才能一击即中,少有失手!而点中其它部位,则一点用都没有,这就是那个点,才是截流的要点。好比一河之水,拿着一块水闸放在河中央是没有用处的,除非找到了河坝的泄洪口,水闸一截,也就能暂时断流,是同样的道理!
 
    而高岳如今的修为极为玄妙,能将他定住的定身术,都已经不能叫定身术了,应该叫定魂术,最少也是能够封住灵魂意识的那种仙术级别的仙术,才有可能将高岳定死在当场,并且连一点预兆都没有,高岳就中招了!
 
    好在高岳并非寻常的灵魂意识,现在的高岳,灵魂意识体只是灯塔,而心识却是明灯,他将心识已经修炼成立体圆形阳极图,自成一个知识空间,想要定住他的思考能力,除非圣人出手,并且还要掌握着定魂术之类的仙术,才可能这样碾压。
 
    高岳被定住没多久,他还没有想到应对之法,猛然之间,他被逼得现了原形,那一缕星光已经看不见了,如果有大神通之人在此,或者开了天眼之类的高手,则能看到一颗玄之又玄的如同鸡蛋一般的能量球体,漂浮在空中。这能量球体散发着丝丝乳白色的光晕,并不完全是固体状态,因为这就是高岳的心识念头组成的立体圆形阳极图!如果灵魂意识体没有修炼成灯塔般的存在,即便现了原形,高岳也是无形无质的存在。
 
    人的念头本身,哪怕是开了天眼的大神通大能力者也是发现不了的。除非功参造化,达到混元无极之境,有形无形都难逃法眼!
 
    不过,高岳修炼衍经之后,变通之法能将灵魂意识体这座灯塔变化无穷,心识和念头躲在其中,推演各种可能性,这本来是高岳的道果,有独到之处。可惜如今遇到这种未知力量,他无形无质的心识念头,反而被困在里面,一时之间,却又哪里能找到应对之法?
 
    “我来紫宵剑宗的目的,全部是为了查明一些第二代当初的真相,可是却屡屡受阻,简直是寸步难行,这其间莫非还有什么讲究?”高岳苦思对策无果,不由心头如此凝重的想道。
 
    主要是,武道守护者一脉,无论是第一代还是第二代,都太神秘了。别说是外人了,就算是高岳他们这些传承下来的后人,都觉得这两个人留下的传奇色彩未必比得上他们留下的神秘色彩!
 
    高岳在末法时代,之前他的武道修为也不算小角色了,但最终他却并不满足,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不是为了他自己,而是为了剑神阁七子!他出山干的第一件大事是和诸子百家的后人决战,也是为了那七位叔伯,为了要给他们讨个公道!
 
    在他看来,七子一生当中,为了剑神阁可以说是劳心劳力,付出了一切,但个个都不得善终?
 
    这让他极为愤懑!
 
    所以只要是有关于第二代的任何蛛丝马迹,高岳都不愿意错过。他要搞清楚,为什么堂堂七子,却只配成为第二代的记名弟子?
 
    要知道,那可是记名弟子?记名弟子那只不过是好听的叫法,实际上跟弟子沾不上边。在高岳看来,他只要高兴,看人家顺眼,即便是陌生人又如何?照样能指点几招真正的武道功夫。教了真功夫的,哪怕是一招半式,那也可以叫一声记名师傅。而这种“师徒关系”,任何一方否认,都绝对不会遭人诟病。
 
    这就是所谓的记名弟子!这就是七子的悲哀!
 
    一生之中,没有得到正名,却为了剑神阁奉献一生!
 
    这是为什么?
眼目睹,但内心的不屈却更加强烈!
 
    此刻,他对于自己此行,隐隐能够揣测出一些不平凡。用句通俗的话来说,极有可能命运不允许他来接触任何有关第二代的因果,他若违背这种意愿,则会有着重重阻扰,甚至有血光之灾。
 
    这并非危言耸听,有的存在,在一切世间,充当着或重或轻的角色,这些角色不是被上天眷顾,就是被上天所嫉妒,外人若是想要接触这类人,不死也残!
 
    高岳当初在雷界硬是被迫承受了一段佛祖的因缘,他就曾起过杀心,可见这种事情,即便是高岳也十分看重。
 
    但是兔子急了还咬人,高岳如今的灵魂意识体被定住,动弹不得,只有内部的知识空间能够强行运转,这种被人镇压住的感觉,除了小时候那段黑暗史之外,就是在雷界中被烧火棍打坏了肉身的那次了,这种感觉他实在反感到了极点!
 
    “我要去做的事情,不达目的誓不罢休!今天就算横死,我也要拼个鱼死网破!”高岳在阳极图内呐喊,他的心识念头化成一个小人,捏紧了拳头,正在酝酿大招,似乎他正在琢磨他认为的最强绝学,曾在神秘石窟中获得鹌鹑蛋的时候,进入那一方宇宙,吊打过一次大神通者,用的那招,被他取名为无意拳。不过最终高岳松开了拳头,脸上的狰狞表情慢慢舒展开来!
 
    “我连对方是个什么东西都还不清楚,贸然释放大招,实为不智,何况,那无意拳我还并不能够运用,与其将希望寄托在无意拳上,不如用我如今最擅长的东西来应付当下局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