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种方法的速度也就慢了很多了,难度也变的极大。
 
    毕竟,卧底这种事情可不好干,稍一不留神都是掉脑袋的结果。
 
    比埃尔霍夫虽然给了苏锐一个明确的答复时间,但是他的心里却并没有底。
 
    时至今日,能够让情报之王亲自操刀主持的事情已经不多了,但是阿波罗的这件事情还是强烈的激起了他的兴趣。
 
    就在比埃尔霍夫准备对手下保镖说些什么的时候,他的手机传来了一条短信。
 
    那是苏锐的短信。
 
    内容很简单——比埃尔霍夫,我已经给了你十天的时间,但是十天内都没有什么结果,我的朋友正在受苦,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尽快一点,再快一点。
 
    苏锐的催促,显示着他的耐心已经不多了。
 
    比埃尔霍夫之所以把苏锐排在序号为二的位置上面,完全是因为他认为苏锐日后的成就无可限量,作为情报之王,他必须要和这种前途无量的家伙打好关系才行。
 
    如果比埃尔霍夫把他这个排名泄露出去的话,那么恐怕很多人都会非常的震惊,毕竟太阳神殿顶多算是西方黑暗世界的后起之秀,虽然已经贵为天神势力,但是根基却非常浅,甚至并没有什么底蕴可言。
 
    然而比埃尔霍夫还是固执的认可了苏锐,认可了太阳神殿。
 
    “阿波罗,你就放心好了,如果这件事情办不成的话,我把以前收来的钱全部退还给你!”比埃尔霍夫回了一条短信。
 
    对于这个财迷来说,这个保证几乎可以相当于军令状了。
 
    “我同意你的说法。”苏锐很快的回了一条信息。
 
    比埃尔霍夫的脸上露出了苦笑,他把手机扔向了一旁,伸了个懒腰,说道:“度假结束了!”
 
    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保镖看着手中的手机,表情略微有点艰难。
 
    这是比埃尔霍夫的另外一部手机,很多人都知道这个号码,尤其是——他的那些女人们。
 
    “老板,是莎娜发来的短信。”保镖说道。
 
    “哦,莎娜啊,好久没见到她了,我都开始想念她那性感的大腿了。”比埃尔霍夫随口说了一句。
 
    然而保镖却笑不出来,他把手机递给老板:“老板,您看看,莎娜发来了短信。”
 
    后者接过了手机,当他看到其中的内容之时,眼珠子登时就瞪得滚圆!
 
    “亲爱的比埃尔霍夫,我怀孕了,是你的孩子哦。”
 
    “我的孩子?”看了这句话,比埃尔霍夫的脸上满是艰难!
 
    “老板,我们该怎么办?我们要不要让莎娜把这个孩子给打掉?”保镖说道。
 
    他知道,老板的私生子真的已经不算少了,十个指头都数不过来,这又多了一个,想必老板的心情不会太好。
 
    这开枝散叶的程度也着实太让人吃惊了。
 
    其实保镖也很无奈,老板明明知道在那种事情之后可能会让女人怀孕,他也明明知道很多女人都想要有个他的孩子,但他偏偏还是不愿意采取任何的措施,因此,每当那些女人怀上了比埃尔霍夫的孩子之后,她们都会欣喜若狂。
 
    老板绝对是个光顾着自己爽而不计后果的典型。
 
    比埃尔霍夫沉思了一下,还是说道:“让莎娜把孩子生下来吧,我还是挺喜欢这个小浪蹄子的。”
 
    “小浪蹄子”这四个字是用华夏语说出来的,全部用的都是第一声,保镖听的一头雾水,很是别扭。
 
    “哦,你不了解,这四个字还是阿波罗教给我的,我觉得非常非常的贴切。”
 
    比埃尔霍夫说着,继续伸了个懒腰:“订一张机票,我要亲自去华夏,这件事情我可不想办砸了。”
 
    “订张机票?”保镖的脸上带着浓浓的惊讶:“老板,我们难道不乘坐私人飞机吗?”
 
    “乘坐私人飞机?”比埃尔霍夫忍不住敲了敲手下的脑门:“你的脑子里面究竟装的什么东西,你知道整个黑暗世界里面有多少人在盯着我的私人飞机吗?你知道我这边飞机一起飞,立刻就有很多人跟着去华夏吗?真是个蠢货!”
 
    这保镖还很尽责的继续说道:“可是老板,您不是已经派出了情报人员渗透进去了吗?您这样去华夏,能起到效果吗?”
 
    保镖这句话的意思是——你又不是干情报的,去了也白去啊。
 
    比埃尔霍夫斜眼看着他:“你是不是觉得我无能?”
 
    “不不不,我是在担忧您的人身安全。”这保镖连忙解释,不过他心里就是觉得老板去了也没啥用处,说不定还会拖后腿。
 
    “你以为我会相信吗?”
 
    比埃尔霍夫恶狠狠的瞪了手下一眼,然后一挥手:“现在就出发!”
 
    至于背后沙滩上的那一群莺莺燕燕们,比埃尔霍夫甚至都没有看上一眼!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华夏。
 
    苏锐还躺在苏家那柔软的床上呢,苏天清的电话就已经打进来了:“昨晚睡得怎么样?有没有失眠?”
 
    “姐,我睡的很舒服。”苏锐笑着答道。
 
    这种很简单也很直接的关心,让他感觉到非常的舒服。
 
    “那起来吃午饭吧。”苏天清笑道:“我怕别人吵到你,早饭时间都没有叫你。”
 
    “好嘞。”苏锐爽快的答应了。
 
    现在,他已经彻底不回避和苏家人的接触了——心结一打开,才会发现这个世界其实还是洒满了阳光的。
 
    只是看你愿不愿意去拥抱这个世界,愿不愿意去去沐浴阳光。
 
    苏锐认为自己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。
 
    他从床上站起来,刚想穿衣服,却又想起了一件事情。
 
    掏出手机,他打了个电话。
 
    “两天时间,再过两天时间,如果比埃尔霍夫那边还没有情报过来的话,那么我们就立刻打上翠松山!”
 
    苏锐是个愿意为了朋友两肋插刀的人。
 
    是的,他之所以找到比埃尔霍夫,就是想要探一探翠松山的情况!
 
    从白秦川的口中得知,夜莺被她的师父张不凡禁足五年,五年对于一个姑娘来说,几乎是一大半的青春时光了,因此,苏锐绝对不能坐视自己的朋友受到这种惩罚!
 
    不为别的,只是因为夜莺救过他的命!
 
    其实,从一开始,苏锐和夜莺就不太对付,随着时间的渐渐推移,他们才变成了亦敌亦友,再后来,他们已经可以成为肩并肩的战友了。
 
    从敌对,到互相信任,这本身就是个很奇妙的状态了。
 
    要是按照苏锐以往的性子,恐怕从北方一回来,立刻就会马不停蹄的奔赴南方,率领手下踏平翠松山,可是现在,他却硬生生的忍住了,并没有立刻前往。
 
    因为苏锐担心这是个圈套。
 
    不为别的,只是因为这个消息是白秦川传达给他的!
 
    现在,苏锐和白家正处于最敌对的状态,双方你来我往,几乎招招都要刺刀见红,白秦川说出了这么个消息,真实性无从考究,如果他是在故意引诱苏锐踏上翠松山,激发和张不凡的矛盾的话,那么白家就可以看着两尊大神争斗,而坐收渔翁之利了!
 
    所以苏锐不得不谨慎对待!
 
    就算白秦川所说的这件事情是真的,那么为了确保万无一失,苏锐也只有让夜莺再忍受几天闭门思过的苦楚了。